海报观潮|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国产动画片?从《中国奇谭》说起

  海报观察员 张静宁
  一百年前,上海万氏兄弟制作了国产动画史上的第一部动画广告片。百年来,国产动画,有高峰也有低谷,2023年元旦,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上美影”)用一部动画短片集《中国奇谭》致敬中国动画,用匠心、诚心打动了观众。

先从《中国奇谭》说起

  《中国奇谭》从播出第一集开始就被“封神”,频频冲上热搜,无疑成为2023年的第一部爆款动画,可以说各个年龄层的人看了《中国奇谭》都说它好,那它究竟好在哪儿呢?

  首先,《中国奇谭》根植于中国故事。讲故事的方式有千百种,所谓好故事,可以是庞大世界观的构建,可以是对未知的描绘,也可以是微言大义的讲述。《中国奇谭》由8个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独立故事组成,分别是《小妖怪的夏天》《鹅鹅鹅》《林林》《乡村巴士带走了王孩儿和神仙》《小满》《玉兔》《小卖部》和《飞鸟与鱼》,这8个动画用不同的制作形式和绘画风格讲述了8个不尽相同的故事。《中国奇谭》中的故事,可以说都很“巧”,比如首日更新的《小妖怪的夏天》以想要吃唐僧肉的小人物“小猪妖”为主人公,讲述了它从筹备“长生大餐”到对唐僧四人心生崇拜的整个过程,剧情高潮迭起不断反转,密集的笑点和槽点激起观众对《西游记》故事的怀念和对“小人物”“小视角”剧情的共鸣。
  其次,《中国奇谭》诠释了中国审美。中国的传统文化不仅有丰富的故事,还有重意境、重风骨的传统美学。水墨山水可以说是上美影的强项,在《小妖怪的夏天》《鹅鹅鹅》里都运用了水墨融合光影的风格,画面中出现的山石、云、树、云雷纹、水纹等都呈现出中式审美。水墨画风、京剧脸谱、中式留白,这种充满东方美学的艺术风格不断向观众释放着来自古老中国的文化魅力。
  最后,《中国奇谭》的好还好在它的中国情怀。《中国奇谭》的主题是“妖”,这些志怪故事多来自中国古代的一些优秀文化作品,比如《西游记》《阅微草堂笔记》等,《中国奇谭》通过对这些经典故事的创新演绎,触发观众的文化情愫。并在回答“什么是妖”和对“妖”的重塑中,将“生与死”“虚与实”“善与恶”这些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价值思考带入作品中,以小见大,引人深思。

国产动画片的兴与衰

  这百年来,国产动画片的发展也经历了几次的跌宕起伏。改革开放前,国产动画主要针对青少年群体,动画片的取材多取自传统神话传说以及童话作品,1962年由张松林导演,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上海电影专科学校联合出品的动画《没头脑和不高兴》算得上是至今为人称赞的作品之一。
  改革开放后,大量来自海外的动画作品进入我国的动画市场,《铁臂阿童木》《变形金刚》等科幻、热血题材的海外动画和《葫芦兄弟》《黑猫警长》《邋遢大王奇遇记》等中国特色的动画片在青少年群体中“平分秋色”。
  2000年后,随着更多海外动画进入中国市场,中国的动画风格开始发生转变,模仿和借鉴一度成为国产动画的“良药”,比如电视动画《我为歌狂》《象棋王》等,虽然有一些动画作品获得了市场的认可,但是动画人物“本土化”和动画故事“民族化”的缺失导致国产动画的影响力不断被削弱。
  近几年,国产动画迎来了新时期。《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一人之下》《白蛇・缘起》等优秀作品不仅赢得了国内外的市场关注,也将中国文化的传统元素挖掘融合,包括《中国奇谭》在内,新时期国产动画的影响力不断提高,这背后凝聚的是一代代动画人的努力和积淀。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国产动画

  《中国奇谭》的爆火,为更多年轻的动画人打了一针强心剂。不得不说,虽然这几年出现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动画作品,但也有很多追求商业价值而过度模仿、敷衍创作的同质化动画产品,而《中国奇谭》再次用实力回答了,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国产动画。
  其实,观众需要的国产动画并不一定都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背景的动画故事,更重要的是动画作品中蕴含的匠心与诚心。
  所谓匠心是动画人对动画创作的执着,比如《鹅鹅鹅》为了还原电影胶片的效果,用了最细化的素描式画法,都需要创作者一帧一帧手绘上色;再比如《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剧本改了两年,修订了66版。这份认真和执着埋藏在动画作品的背后,打动着动画作品前的观众。
  所谓诚心则是动画创作的更深层表达,《中国奇谭》之所以能突破各个年龄层,引发全社会的讨论,很重要的原因正是它承载的中华民族文化与哲学,动画故事不仅能带给人欢笑,也能置于当下带给人深刻思考,这正是一个个动画故事的生命力。
  这一次,《中国奇谭》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国产动画,也让更多的观众关注动画作品中的艺术审美。可见,有文化、有心意、有高度的动画作品反映了观众对时代脉搏的追求,国产动画如何更好地讲好中国故事,值得我们共同期待。